Live日常 / Share分享 · 2017年8月4日

转载——《普通的普通人》

天气越来越热了,这两天收到了不少妈妈发来的短袖,终于到了换季的时候了。记得姑姑说过,刚出厂的衣服上有化学残留,直接穿对皮肤刺激很大,所以这个时候天热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中午洗的衣服晚上就可以穿在身上了,而到了晚上,天热的坏处也体现了出来,各式各样的飞虫,爬虫,甚至蜘蛛都随处可见,如果晚上因为天热而开了窗,那整个晚上就成了与虫子们之间的桌子保卫战,同时还要担心自己不会因为说话时嘴长得太大而把虫子吸进嘴里。

班主任说,越是艰苦的条件,成功的快乐才会更多。但我觉得,这完全就是强词夺理。

因为我的目标是高考,而此时与恶劣环境的斗争对这个目标并没有什么促进作用,我又不是在参加野外生存大赛,所以我没有任何理由因为环境而对未来的结果有任何多一丝的欣慰或由于不理想而感到不值得,因为这根本就是两码事。值得我高兴的事情应该是平时学会的知识在高考中得到了回报,而令我遗憾的也应该是平时的知识还不够扎实,明白这一点,就避免了自己迷失在自我感动的麻痹之中,也会省去许多因为人为构想的后果而承受不必要的失望或悲伤。从而时刻看清事情的真相。

可惜就是这么简单的道理,有些人活了大半辈子还不明白。这也逐渐使我相信了,活的越久不见得就活的明白,俗话说千年王八万年龟,就言简意赅地表达了我的意思:一万年的乌龟不会成为无所不知的乌龟精,而只能是一只吐了一万年泡泡的老王八。

时间本身也并不会带给人什么,给人带来东西的只能是经历和思考。

常听人说:“给他些时间吧,他还需要成长”,实际在说的是让他再经历些事情,再多从事情中思考些问题。我就不信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过几年就成熟了?人又不是西瓜。但人就是有这样的错觉:认为不爱说话就是内敛,胆小就是稳重,事故就是成熟,逐渐麻木就是成长。于是渐渐的被周围的老顽固们同化,失去了激情和勇敢,放弃了理想,等三四十岁还什么都没有,不去思考自己问题在哪里,却叼根烟坐在大排档,吃着五块钱十串的羊肉串,咒骂世道艰难,唱着《老男孩》以为找到了共鸣,哭得一塌糊涂,打算重拾梦想,走向远方。结果第二天酒醒了还继续是那个窝囊样。

我真不知这样的人有什么值得同情的,这样的人也不需要我同情,因为每个普通人都是这样的,只是性格不同表达方式不同罢了。有几个人敢一直从小学到高中一直坚持着做自己,被当作所谓“异类,思想独特,特殊的人才”呢?大多数人都被身边那些“聪明人”教导,说你得规矩点,听话点,好管一点。但殊不知,他们所经历的诋毁,排挤,打击,又有几个“成熟人士”经历过,又能经受得住呢?那些一个个向世俗妥了协的胆小鬼们又拿什么来标榜自己脆弱的可笑的“成熟”呢?

遇到点挫折就怨天尤人的是谁?心里有点不满就发作出来的是谁?觉得对别人的发号施令是“恩赐”,别人对自己的尊重是“理所当然”,却对自己的恶心嘴脸“不以为然”,还舔着脸让人感恩自己的人,又是谁?

我想,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普通人。

一群既希望成功,又害怕失败的普通人。既欣赏创新,又嘲讽异类的普通人,既渴望认同,又渴望被认同的普通人。一群曾有梦想,也曾失意的普通人,一群曾有激情但已悄然逝去的普通人,一群仍心怀理想但已成回忆的普通人,一群感情丰富但不善表达的普通人。

其实,他们也曾非凡过。

‌孙宏量

2015年4月28日

于朝阳育英。

原文地址